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对酒当歌

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唐诗新解  

2007-07-13 23:12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五岁开始背诵唐诗,能背一首老娘跟人说我能背十首;能背十首时,老娘说我能背上百首。幸亏她不知道什么叫博客,不然以我现在三百多次的点击率,在她嘴里早已成了三百多万。那时人小脸皮薄,知道老娘嘴里的数字,心虚,所以拼命背。

我在追逐背诵的唐诗数量的过程中完成了我的青春期,曾经背诵的唐诗现在忘得七七八八。唯有杜牧的《山行》记忆犹新,记得语文老师曾说,第三句是中心句,我当时也没深想,死记硬背吧。长大后,对于过去应试教育反感,促使我重读唐诗,再读到杜牧的《山行》时,恍然大悟,发现杜牧用错了一个动词。第三句中的“坐”应为“做”,为此兴奋不已。冷静下来,按老师的说法,此句果然为本诗的中心句,原来当时她就发现了,我的老师太有文化了。

重读杜牧的《山行》收获巨大,从解读的过程中,还找到了我劣根性的源头――从小接受封建残余文化的荼毒,长大了我能不学坏吗?

 

附:     《山行》     

            杜牧

    远上寒山石径斜,

    白云生处有人家,

    停车坐爱枫林晚,

    霜叶红于二月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