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对酒当歌

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是我说的  

2009-08-04 11:33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从酒店即将出发去山东省体育场,拍摄广东与上海的全运会决赛。胡少很隆重的穿上他那件红色的幸运T恤。他说穿上这件战袍,广东队没输过。这已经是我们随队来山东的第十五天,我印象中这件衣服他就没洗过。

整理好衣服后,胡少从一个小瓶里倒出三粒白色不明物体塞入嘴中,狠狠的咀嚼。说是希望广东队能3比0战胜上海。然后我们雄心壮志的朝体育场进发。如果我们能预知最后广东队是0比3输掉,我估计胡少吞下的白色不明物体有可能是安眠药。

比赛刚开始暴雨就不期而至,15分钟的那张红牌,改变了一切。当裁判将广东队的谭宾凉罚下的时候,其实比赛已经结束。事后,我听到了关于这张红牌背后的种种阴谋论。在情感上,我也愿意某种阴谋论成立,以证明广东队输给的不是对手,只是输给了裁判。然而我无法找出证据,只能用自己的眼睛观察。当然,我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输球了大家都有点失望。但是工作还得做。在场边我拉着史亮做采访,我也能看出他的不情愿。在队员还没有平复的情绪中去寻求某些答案,说实话我也非常不愿意。当你对这支球队充满了期望时,理智与情感的矛盾就会成为你必须面对的问题。

从场地中央走过来,史亮的眼睛一直是湿润的。面对我的提问,刚开始他一直说不出话来。眼泪洒落在一脸的青春豆上,他很认真地回答了我的问题,我能感觉到他的失落,不忍心再追问,草草的结束了采访。

谭宾凉作为红牌事件的当事人,是必须采访的。我一直在等待。不管在亚军的领奖台上,还是告别山东的最后合影中,我都看不到他的一丝笑容。球队准备回酒店了,我必须要完成采访。我有点不讲道理地拉住他。他有点手足无措,说了一句,“我只是想启动,没有故意踢他。”再跟我说了句不好意思,就挣脱我的手走了,躲开了我们的镜头。在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那头,眼泪又下来了。

在济南机场里,与曹阳的对话有二十分钟,他很坦诚。他说在休息室里很严厉的批评了谭宾凉,希望他这辈子都要记住张红牌。言语间的严厉包含着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期待。我的有些提问很直接,谈到他的火爆脾气和表达方式,队员能不能接受,他很有信心的说,“没有问题,我在以心待他们,把他们都当做自己的孩子。”

其实我在事先的几个队员的采访中,已经有了答案。我记得郭子超说,有时候没有听到曹指导的骂声还不习惯,说完他也笑了。

在全运会期间,平时不抽烟的曹阳比我抽的还凶,一天要消耗掉两包,每天平均睡4个小时,他的血压也有点高。在回广州的飞机上,他刚好坐我旁边。我们的话题开始远离足球。

我说你不是想减肥吗?他说是想减,但是看到好吃的还是忍不住。唉,意志力不够。后面的乘客都忍不住笑了。

作为记者,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采访经历。回顾广东队在全运会的表现,非常出色,只留下决赛的最后遗憾。我也想表达对裁判的不满,但是我的职业要求在节目中必须客观真实,不能过多的流露个人情感,有点郁闷。这是情感与理智的矛盾。

在剪辑的时候,看到一个场景。球队上大巴时,一个山东球迷不停地说:“你们是输给裁判了,球迷的眼睛是雪亮的,你们才是名副其实的冠军。”我把这一个片段毫不犹豫的放到节目里。我想他表达的我的心情,反正不是我说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