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对酒当歌

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绝尘而去  

2010-10-05 23:02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即将报道亚运会火炬传递,想起一个人。我与他并不熟悉,只见过两次面。第一次在北京,是初识;第二次在雅典,是永别。
2002年我去北京公干,结识了郑立,他是北京台一名摄像师。一头长发披肩,稀疏中露出斑白,衣服穿着随意,但还算干净。说话直来直去,观点明确,有个性,不爽就开骂。
他开车拉我去石家庄采访,北京人都挺能侃,一路上他说我听。言谈间对他也有了些了解。
他曾经是某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,因为一些事放弃了音乐改行干起了电视,因为听力极佳,业余时间还帮人调试钢琴。我问,“马友友如何?”他沉思了一会,说"牛逼。”他短暂的沉默让我有点觉得冒昧,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交流是有障碍的,于是话题转向了摄像,这一点我还是有点谈论的资本。
摄像在电视台是一个低等级的活,我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。但是能把“低等级”弄得让人高山仰止,郑立却轻而易举,他第一次拍片花了一夜功夫把分镜头都写好,这个片子最后拿了一个全国一等奖。我们台领导批评我们的镜头不讲究时,还不忘夸一夸郑立。就像小时候被父母批评“你看看隔壁的郑立小朋友又拿了一百分,你呢?”
郑立就是这种天赋禀异的人,你无法去解释他的成功,有些人干了一辈子也无法企及那样的高度,他却信手拈来。有如华山论剑,各路高手摩拳擦掌,一无名看客却笑到最后,从此郑大侠威名远播。脸面都是自己挣来的,这是郑立的江湖地位。
2004年与郑立的第二次见面在雅典的一个小酒店。中国记者把酒店包了,包在当时已经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,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不包个好看点的。狭小的房间过道两个人相遇必须屁股摩挲以示有好才能通过,北京话上海话广州话乱作一团,让人恍惚到了国内某县城的招待所。郑立穿着拖鞋光着膀子与人聊天,与当时的环境十分和谐。擦肩而过,我叫了声郑老师,他对我笑了笑,说“来了。”我松了口气,这应该算拜过码头了吧。
火炬抵达雅典,大家就忙了起来。晚上回到酒店,噩耗传来,郑立在拍摄火炬传递时心脏病突发,没抢救过来。这是在工作岗位上殉职而且我认识的唯一一个人。
之后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关于郑立的牛逼往事,人不在了,那些事也就成一个传奇。
在我脑海里一直有着这样一幅画面,在某次乐团合练时,他听出了许多人没有认真演奏,怒摔提琴,绝尘而去.....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