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对酒当歌

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过年  

2013-03-04 15:53:48|  分类: 闲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过年回柳州,天天大鱼大肉,临到睡觉,挺着肚子,口水却又流了出来。必须再吃点,才能满足这贪婪的口舌,于是穿衣,顶着风雨,像幽魂般消失在夜色中。

关于吃什么几乎是不用思考的,螺蛳粉永远是第一选择。每次吃下第一口,熟悉的味道就会从记忆深处翻滚出来,于是埋头苦干,直到吃完粉,吹开辣椒油,喝两口汤,身体发热,额头冒出汗来,黯然销魂。

最美味的螺丝粉总隐藏在小巷里,最火的一间叫金旺,有一次我凌晨一点去,还要排队20分钟。6元钱一碗,便宜到自己不好意思。

    离故乡久远,记忆开始模糊。许多人与事渐淡忘或变了味道。春节回家变成了回忆,窗外凄风冷雨,屋内其乐融融,与家人围坐看春晚聊天,在我印象中几乎每年除夕夜都是这么度过的。

1988年春节是一个例外,那年老家的祖屋重建,东拼西凑了2万块钱,终于在春节前建了起来,奶奶说新屋要有人守岁,于是我们一家人在只有两张床的屋子里度过了除夕。在未来几年的日子里,家里为了还债,捉襟见肘。后来长大才明白,1988年是物价飞涨的的时候,我惊讶于父母建房子的勇气,在那个时代,以他们的收入2万块钱是如何还不起的。很长时间,我都不是很明白他们,房子建好了也不会有人住,为了翻新祖屋,把生活搞得这么狼狈干什么。父亲只是淡淡地说,房子旧了,邻居都建三层,我们只建了两层。后来他又告诉我,其实是打了五层的地基。

去年终于把祖屋加建到五层,成为街上最耀眼的房子。我本想回乡下看看,时间紧没去成。父亲拿出崭新的房产证给我看,说现在价值如何如何,眯缝着眼笑得像一土财主。我似乎明白了点房子于一个中国传统家庭的价值。

    奶奶年岁大了有些耳背,父亲眼睛也不好,拿出家谱,这是从族谱复印了我们这一家的部分,只有几张白色A4纸潦草的纪录了我一家的渊源,仔细的找到奶奶的纪录,生于戊午年,我查了一下,是1918年。我告诉奶奶,她今年95岁了。“喔”她应了一声。弄得我过年再也不好跟她说长命百岁。

   每年回家我都要奶奶唱山歌,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,耐不住我磨她,就唱了起来,“

   百斤木头交给你,看你聪明怎样分?

   分就分,数目就要分得清。

   三十三根起大屋,三十三根起大楼,三十三根起大庙,还有一根架桥头。

   什么的人起大屋?什么的人起大楼?什么的人起大庙,什么的人架桥头?

   乡下的人起大屋,城市的人起大楼,尼姑的人起大庙,无崽无女嫁桥头。”

   父亲告诉我,奶奶的前夫是当兵的,后来打仗不知生死,家婆对她也不好,爷爷的原配早逝,就花了钱继娶了奶奶。奶奶一生波折,送走了爷爷,还有两个女儿,小姑病逝的事一直没跟她说,每次她问起,父亲总骗她,说小姑旅游去了。后来奶奶也不问了,也并未流露出悲伤,我想奶奶一定猜到了,只是不想我们担心而已。

   在苦难面前,我的祖辈和父辈习惯把它放在自己心里独立支撑,不习惯表露情感。唯有我离开家时,奶奶才说,“阿奶年纪大了,也喊不动你们回来了,过年记得回来看阿奶啵。”听得我一阵心酸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